见证地动山摇的悲壮,铸造白衣战士的荣耀――广东医疗队(佛山市中医院)队员陈超事迹报告

来源:佛山市中医院 发布时间:2008-06-11

  大地震吼,同胞受灾,5月12日的四川汶川大地震牵动着每个中国人的心。

  陈超,佛山市中医院一名高年资的主治医师,马上想到了身为一名共产党员应该在国家有难时挺身而出,以自己的技能为灾区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当收在上级的通知,派他与另一名骨科医生邱华耀一同参加广东省抗震救灾医疗队时,他心情激动,立刻回家通知家人,“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可以代表医院,代表佛山人民到救灾最前线,贡献自己的激情和力量,这将会是我毕生难忘的经历!”陈超极力说服年迈的母亲,又安慰新婚刚一年的妻子和在读准备高考的妹妹。妻子区杏枝也是骨科的护士,她理解丈夫作为一名医生的职责,默默地为陈超收拾行李,考虑到灾区环境的恶劣,细心的妻子为陈超准备了野外露营的各种用具,并将3块充满电的手机电池塞进了行囊中,叮嘱丈夫一定要及时给家人报平安。

  灾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已经没有机会与妻子聊聊家务事的安排了,5月13日晚,陈超便随广东救援医疗队乘专机秕一时间赶赴灾区,奔赴抗灾最前线,成为第一支到达灾区的省外医疗救援队,为抢救灾区的伤员赢得了最宝贵的时间。

  到达都江堰市后,一路上汽车停了好几回,前方不断有山体滑坡,整个路基都被埋住了,据说没有3天是不可能清理出路来的。14日下午医疗队开始沿岷江大坝前进,越往里灾情越严重,余震不断,房屋倒塌成废墟一片,此情此景,与前年陈超夫妻俩新婚蜜月到此旅游见到的美景可谓大相径庭,令人唏嘘感慨不已。

  此时接到上级的通知,医疗队留下1/3的队员,其余坐冲锋舟进入重灾区映秀镇。

  面对第一次的生死抉择,陈超与佛山医疗队的其余12名队员一起,选择了到最前线去,帮助最需要医务人员的重灾区,履行医生的天职。毫不犹豫地,他将行李尽量地精减,只带了两天的干粮和生活用品,反而尽可能地多带药品和卫生器械,坐冲锋舟到达铝厂码头后,徒步4个多小时走进映秀。陈超心里暗下决心:虽然这不是战争,不是急行军,但却是一场更为严峻的考验,早一点赶到灾区现场,就能多救治一个伤员。

  然而,这是一条充满了艰险的路,所谓的“路”,也只是这一两天以来人们硬是沿着江边从乱石堆中踩出来的小径,脚下是最窄处仅十几厘米宽,一边是悬崖下滔滔的江水,一边是不时被余震震得乱石翻滚的高山。陈超虽然年富力强,但也肩背行囊,手提药箱,负重达60多斤,危险处还要照顾女队员一起艰难前行,就这样一路上踩着乱石泥泞,跨过激流险溪,高一脚低一脚地向前摸索急行。路上不时可见山体滑坡,巨大的石块从山顶上滚滚落下,卷起一片的尘埃,后来人们称这条山路为“死亡之路”,这片山谷为“死亡之谷”。15日清晨,医疗队争分夺秒地来到了映秀镇。

  此时的映秀镇满目疮痍,整个镇子已经没有完好的房屋了,至于山上的那些百姓的家则几乎完全崩塌了,镇上的人口原来有一万二千人左右,现在只剩约三千,大多数的老百姓都离开了镇子,因为这里还不时有强烈的余震,镇周围到处是塌方的痕迹。但仍有部分乡亲不愿离开自己的住所,等待着失去联络的家人,他们大多数患有感冒、皮肤病、胃痛、腹泻等,而现场见到最多的就是骨折病人。

  医疗队在倒塌的漩口中学旁边搭好救治帐篷后,队员们立即打开药箱和行李,投入工作。在随后的10多个日日夜夜里,陈超充分发挥了自己作为骨科医生的专业特长,在余震中、泥石流、缺水缺粮等各种恶劣环境的夹击中,他凭着自己身体条件好,处处身先士卒,与其他队员除了积极覆行驻守大本营值班的任务外,还不顾疲累,几乎每天都深入到山间野外的居民区进行巡诊,实地为伤员送医送药,将对四川受灾同胞的爱心送上。

  刚开始的几天里,陈超和队员们度过了最艰苦难忘的几天,没有电、没有水、没有手机信号,没有补给,天黑之后只能打着手电准备器材、接诊伤员。大家值班时的主要职责是处理消防官兵从废墟里抢救出来的伤员,区分轻重病人,重病人稍作处理后马上转由直升飞机送出救治。医疗队的临时救护营离直升飞机坪距离相当近,数架直升飞机来来往往,卷起巨大的气流和大量的尘暴,陈超没日没夜地处理伤情,接送病人,二三天后眼睛就感到又痒又痛,虽然明知道自己得了结膜炎,但又无带备眼药水,只好强忍不适,并通过戴帽子、口包来预防沙尘。这里的白天时而滂沱大雨,时而烈日高照,不少医疗队员都被晒伤。豁达的陈超笑言,幸而自己一直用帽子和口包将脸遮起,才避免被晒黑了。

  除了定时值班,陈超还每天与佛山医疗队的几名队员一同到废墟中巡诊,希望将救援之手伸向每一条乡村,每一个角落。有时为了能走得更远,他们还带备了中午的干粮和水,顶着似火的烈焰爬过半山腰开展一整天的巡诊,遇上没吃没喝的灾民,还主动地将自己所余不多的食物分发给他们,当时他们每天都只能吃饼干、八宝粥,有时还处于饥饿的状态,已好几天没有盐分补充,体力消耗特别大。他们拖着极度疲劳的身子,小心翼翼地走在残垣败瓦中,因为塌陷后的房屋结构变得很复杂,再加上不期而遇的余震,经常从屋顶上稀里哗啦地又落下一堆碎块,这些都会给救援带来很大的麻烦。在映秀的日子里,陈超最大的期望就是能有更多的医疗设备和药物,这样才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没有补给,没有外界的联络,这些困难都可以克服,但他常常会为没有药物和治疗伤员的器具而犯愁,因为这里的骨伤病人实在是太多了。

  一次,陈超带着其他的几名队员走到一条小村庄里,一位老婆婆躺在破屋边痛苦地呻吟,她的右脚被压伤不能走路,只好呆在原地好几天了。经检查,老人的脚掌骨折,必须要进行骨折复位固定。但当时陈超带上的夹板已经用完了,怎么办?陈超看着周围破烂的家什,灵机一动,立刻就地取材,用小刀削出了一块大小适宜的“夹板”,马上帮老人进行骨折复位和固定包扎,并联系战士们将老人背离了废墟。

  还有一次,在临时搭建的安置点里,灾民背来附近一名八九岁的小女孩,陈超经触摸检查,发现她手脚多处骨折,伤情较为严重。小女孩强忍着痛楚,无助的双眼透露出感激的泪光。那一刻陈超恨不得能为她用上最好的设施缓解她的伤痛,为了让她得到更好的治疗,陈超对症处理后,马上联系了直升飞机将她送出。

  而他最为得意的伤员是一名20多岁的电厂职工蒋雨航,17日傍晚6时06分,在映电宾馆的废墟前,陈超和队员们成功急救了这位已经被困123个小时伤员,虽然没有被压挤等外伤,但当时病人已严重脱水,血压很低,呈休克状态,经过20分钟的紧张抢救后,病人血压上升了,生命体征趋于平稳,马上被直升飞机转送走了。

  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很多,在佛山医疗队的几名队员中,骨科专业的并不多,尤其是掌握中医整骨技能的就更少了,因此在巡诊时,陈超最受伤员们的欢迎,他总能以丰富的经验判断伤员的骨折情况,以娴熟的手法为伤员骨折整复,然后用小夹板或随时削成的木片包扎固定伤肢,他忙得早已记不清自己医治过多少伤员,记不清自己处理了多少伤肢断骨。

  此外,陈超还利用晚上的时间到军营去为战士官兵们做治疗。由于始终不断地工作,再加上徒手挖掘和急行军,这里的战士们很多都手脚起泡、红肿出血,医疗队都一一细心地给他们上药做治疗。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名20多岁的年轻士兵,由于连续多天的疲劳过度,再加上早上没有进食早餐,在救援时不幸被掉落下来的石块砸伤右侧脑袋,导致右眼视神经受损,面对致盲的危险,士兵坚强地说:“为了救灾民,没有了一只眼也值得。”这些战士让陈超触动很大,他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从没有怨言,从没有停歇,这就是我们的战士,我们的共和国卫士,灾难中最可爱和最让人感动的人!”

  还有一大批志愿者们,他们自发地徒步来到了映秀,他们带来了药品,带来了短缺的物资,一路上还帮助灾民背东西,做了大量力所能及的事情。一位老家在映秀的志愿者还特意赶到医疗队的营地,向医护人员鞠躬行礼,满怀激动地说:“感激大家对家乡人民的救援!”这一幕幕的所见所闻,时时令陈超感受到灾区同胞不屈不挠的勇气和周边救援者们的不懈努力,时时支撑着他拖着疲乏的身子努力坚守在白衣战士的岗位上,救治尽可能多的伤员,履行自己的使命。

  最严峻的考验到了。17日晚上,医疗队接到一个更为艰巨的任务,需要立即抽调20名身体强壮的男医生,天亮时跟随部队急行军23公里,步行挺进最靠近震中、还没救援队进入的耿达乡,设立第一个医疗点,救援灾民!

  耿达是映秀和大熊猫的故乡――卧龙之间的一个偏僻乡镇,从映秀走去,沿途都是悬崖峭壁,经常有巨大的滚石砸下,即便是熟悉地形的当地居民,翻山越岭也要走上三天三夜。一名刚走出来的老乡焦虑地说,那里去不得呀!现在去耿达就等于送死!

  此时的医疗队由于缺水缺粮、日夜救援,个个都已经筋疲力尽,风雨交加中,大家都在思考着。那一刻,面对又一次的生死考验,面对又一次的艰难抉择,陈超想到的是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应该所起的带头作用,他与另外两名佛山医疗队的队员马上报名参加了突击队。当晚的气氛异常悲壮,队员们好像真要生离死别一样,留守映秀的队员们纷纷把身上仅有的东西都交给三位勇士,一些队员还悄悄地写好了遗书,托付给队友,大家一夜难眠……“我觉得抉择的过程对自己是一个考验,几天来灾区人民、战士给了我太多的震撼和感动。……最终我还是决定去,这样的决定对于每个人我觉得都不容易,我觉得我战胜了自己,是我在这次救灾行动中的一个很大的收获。”陈超在自己的日记中这样写道,这简简单单的话语,就是我们医务人员的真情流露,就是我们共产党员的临危不惧。

  所幸得到了部队的大力支持,第一批突击队9名队员最后乘坐军用直升飞机赶赴耿达,而陈超作为第二批队员随时待命。虽然最终都没接到上级的调派命令,但回想起当时情形,陈超仍激动万分,眼中闪烁着置生死于度外的英雄气慨。

  在映秀工作的十多天里,除了道路艰险,救治艰难,医疗队的衣、食、住、行都充满了种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其生活艰苦是和平年代少见的,所有的事情都要靠自己想办法。

  由于运输困难,物资奇缺,空投的少量食物对于数千名群众和救援人员,只是杯水车薪。医疗队自带的干粮两天内就吃光了!让陈超记忆深刻的一幕是:“有一对夫妇,房子在地震中毁了,一对儿女也没逃出来,见我们没吃没喝的,他们返回废墟挖出大米,熬了一桶粥给我们送过来。当时,我们实在太饿了,就用一个碗轮流喝,心里那种感动真的很难形容。”

  在广东省医疗队队长廖新波副厅长的带领下,队员们积极开展了生活自救。没有吃的,上山挖土豆、找野菜,没有喝的,爬到半山腰挑泉水;没有炉灶,用砖头垒它几个,没有锅碗瓢盆,就到掩埋在废墟底下的学校饭堂里借用几个。陈超已经记不得有几天没有洗过澡,有几天没有换过衣服,有几天没刷过牙,有几天没有盐分下肚了,艰苦时刻,队员们曾创下了74人分吃21根香蕉、一个番茄切开8块的纪录。廖厅长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每天主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出门找吃的,为队员们改善伙食。先后3次向当地百姓买来了“野猪”,并带领诸位名医把那猪解剖了,让大伙能美美地吃上几顿肉。

  由于天气恶劣,晚上的映秀镇风很大,很冷,不时还下着暴雨连连,地上湿湿的,帐篷又不断渗水,半夜醒来,陈超和邱华耀都发现自己就躺在水里,俩人只能互相依偎取暖,互相鼓励,互相照料,实在困得受不了也能倒头就睡,因为陈超知道,在这里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有太多的灾区同胞等着他们去救援,要争取时间恢复体力。但晚上每隔一两个钟头就会有一些明显的余震将他们从睡梦中惊醒,不能再安心睡去。几天以后,陈超已经习惯于伴着时断时续的余震入眠,“仿佛躺在摇篮里,以至于回到佛山后,反而不适应安稳的高床温寝了。”在医疗队里,陈超总是笑呵呵地面对各种困难,他乐观开朗的天性赢得队员们的一致好评。连参加救援的解放军都感叹不已:真没感到,你们广东大城市的医生们也这么能吃苦!

  让人难以忍受的还有刚开始几天时与外界的音讯全无,不能及时给家中报平安,虽然已经顾不上家人的焦急期盼,但得知佛山传媒集团的记者可以为他们转送消息时,陈超等队员都激动万分,纷纷在本上留言。

  汶川地震发生已经十几天了,陈超和其余医疗队员们坚守在漩口中学的营地里忙碌着、在乡间郊外巡视着。其间他们近距离地受到了温家宝总理、吴邦国委员长的接见,与卫生部党组书记、副部长高强亲切握手,和廖新波副厅长并肩奋斗……,他们的救援工作得到了各级部门的高度肯定,他们的不惧艰险换来了灾区同胞们的生命,初步累计佛山医疗支队共诊治伤员500多人,其中重病人10人。

  5月28日,陈超随同部分广东省医疗队员轮换归来了,紧张而繁忙的救援工作虽然告一段落,但身体仿佛仍感受到大地的震撼,心灵也还经历着激情的洗礼,久久难眠的深夜里,一幕幕灾区前线的景象仍不断在脑海里闪过。回来后的第二天一大早,陈超和另一名队员邱华耀便穿上那件浸满了汗水战袍,回